首页 >角色扮演

我一心要嫁给男朋友他却要把婚房卖了为了mm猛踩我的底线

2019-11-09 02:42:09 | 来源: 角色扮演

我一心要嫁给男朋友他却要把婚房卖了为了mm猛踩我的底线

“然......。”季敏淑一把搂住了温斐然的身子“我都向她道歉了,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可是笙黎还是怪我,然,我的脚好痛啊。”季敏淑的身子轻轻的抖着。

白笙黎完全不见忙乱的站在一边,穆霖注意到温斐然责备的视野,不着痕迹的挡在了白笙黎的身前。

“我可甚么都没做,你这样的诬告,我可不能够背。”白笙黎抚慰似的拍了一下穆霖。

“然,笙黎不愿意接受我的道歉也就算了,她怎样能这样对我呢?”

“你太过分了。”温斐然的声音低沉冷酷。

白笙黎一愣,然后笑着拿出了手机。

季敏淑看着手机上闪亮的灯光,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电话里面的录音很清晰,是季敏淑在自己跌倒移祸给白笙黎以后得意的嘲笑。

这一下子众人看着季敏淑的眼神都带着鄙夷。

季敏淑也慌了,一下子用力的捉住温斐然“然,那......那不是我,你要相信我,她竟然诬告我。”越说身体越抖。

温斐然定定的看着嘴角带笑的白笙黎,然后看着慌乱的季敏淑,真相不用多说。

“这样的伎俩用了一次就行了,再用一次就不好用了哦。”白笙黎的话语让季敏淑的脸上一阵青白。

周围人的指点越来越多,声音也愈来愈大。

“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温斐然的脸色乌青的说道,和从容的白笙黎相比,现在的季敏淑确实不够看的。

季敏淑还想要辩解,可是温斐然的脸色沉郁的让她退步了。

白笙黎没有一丝高兴的感觉,只是感觉讽刺。

季敏淑本来还伤泣的表情在看着白笙黎的时候就只剩下了愤恨,狰狞的表情让她精致的妆容变得可怕。

停车场白笙黎沉默的走在前面,穆霖没有多问,两个人还没有走到车子的位置,就被一辆车子挡住了去路。

白笙黎看着平静脸的温斐然,脸上一片平静,这个场景是多么的相似,她乃至还可以完全的记忆起来那天温斐然冷酷的警告。

穆霖看着温斐然脸色1沉,然后护着白笙黎离开了。

当天晚上,温斐然没有回到温家别墅,季敏淑看着打出去的十几通电话,1甩手手机就支离破碎的碎了1地。

手下是被握的变形的床单,季敏淑眼中的不甘猛烈的像是要把她给吞噬掉。

第二天季敏淑衰弱的给温夫人做了早餐,温夫人很是耽忧的看着季敏淑,在温夫人再三的询问下,季敏淑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下昨天的事情,白笙黎回来了,而且还警告自己,温斐然竟然还帮着那个女人。

温夫人看着满脸泪痕的季敏淑,心疼的不行,季敏淑看着气的脸色涨红的温夫人,嘴角带着得意的笑,白笙黎你再厉害有什么用,她的手里还有一张最重要的牌。

温斐然看着挂断的电话,低头想了一会。

白笙黎看着终究不响的电话,脸色阴郁。

温斐然很有耐心的一遍一遍的拨打着她电话,这是她的工作电话,就在白笙黎给挂断的一瞬间,她的私人手机也响了,白笙黎被吓了一跳。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白笙黎粗鲁的问道。

对面的人沉默。

“我说了,我不会同意和你出去的,既然离婚了就不要相互联系了。”白笙黎再次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你和季敏淑的事情也不要再牵连到我的身上。”

那边的人再次的沉默,就在白笙黎要发飙的时候,有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那个,请您稍等一下,温总马上就来。”

白笙黎一下子就愣住了,那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的声音。

“说话。”温斐然的声音简洁没有丝毫的感情。

白笙黎看着被自己挂断的电话,脸上一阵烧红,她刚刚做了甚么啊。

同时心里骂了温斐然一通,居然让人代替他拨打电话,难怪她的电话一直都在响动中。

这以后温斐然的电话直接就被拉黑了,和温氏的合作项目也交给了自己的员工,避免和温斐然有什么交集。

白笙黎过了一段时间轻松的生活,不过很快就被打破了,每天不论是她去上班还是下班总是能够看到温斐然的车子,好似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随着自己,白笙黎固然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魅力。

温斐然这样的围堵完全的让白笙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怎么回事?”佟莹莹看着楼下的车子。

“谁知道。”白笙黎咬牙说道。

“他这是重新追求你?”佟莹莹感觉这个想法有点玄幻。

“不知道。”白笙黎看着那个静静停着的车子,失去了一直的平静。

“喂,你不至于吧?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佟莹莹变换了一个轻松的姿态。

白笙黎一脸你在开玩笑的样子看着她,过了一会以后两人都笑了起来。

温斐然,我已放弃你了,你为何不放过我呢?

被温斐然堵得心烦意乱的白笙黎在看到手下拿过来的一个在K市的项目招标之后直接就给那个员工放了假,这个招标她亲身过去。

员工惊诧的看着自己的老板,实在是由于这就是一个小的招标,完全没有必要让老总过去。

白笙黎没有理睬那么多,只要能够暂时离开这里就好了,她畏惧自己会真的就动摇了。

心里的那个关卡在渐渐松动,她要在这个情况产生之前就把它给遏制住,十年的等待都没有结果的事情,两年的分离就改变了,这本身就是一个大的笑话。

K市就在Z市的隔壁,没有多远的距离,白笙黎就带了一个司机,K市也有她们公司的办事处。

这几天一直都没有睡好的白笙黎很快就睡着了,迷糊中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刚刚张开了眼睛,就被人捂住了口鼻,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Z市通往K市的一个高速入口的应急车道1辆车子已经停留了很久,一个司机模样的人伏在方向盘上,后座上还有一个文件包,有点混乱的后座,让人感觉不对劲。

白笙黎是在一阵疼痛中清醒过来的,脖子很是酸痛,眼睛被蒙住了,这让她的心一提。

被蒙上眼睛以后耳朵很是敏锐,一阵低低的说话声在不远处想起,甚么都看不见的恐惧感,让白笙黎差点窒息。

她再次被绑架了,这次又是为了谁,白笙黎蜷缩着身子,感觉心底的恐惧一点一点的浮上来。

“大哥,这样有用吗?”

“怎么会没用,我都查清楚了,这个就是那个白璐雅的mm。”

“可是......。”

“不要可是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白家的2小姐,再不济也会值个几百万的,你们就放心吧。”

“就是,大哥都说了,你就不要担心了,白家那么有钱,也不会在乎这么一点的。”

白笙黎渐渐的感觉1股子寒意从脚底直接窜到了脑门。

时间变得很是漫长,被蒙住了眼睛的白笙黎对死亡的恐惧渐渐的累积。

白璐雅听着电话里的正告和威胁,完全的无动于中。

“你的mm在我的手里,我告诉你,你最好明天准备好五百万,我要现金,不然的话......。”绑匪说完就顿住了,因为他听不到对方紧张的情绪,“你听到了没有!”他再次重申。

白璐雅悠然的躺倒“你说谁?”

“你的mm啊。”绑匪奇怪的问道。

“你说谁?白笙黎?”白璐雅轻飘飘的问道。

绑匪心里嘀咕,他有点摸不准白璐雅的心思,一般遇到这样的绑架案,家里不是应当很着急的表示会立刻就准备的吗?为何他遇到的那末不一样。还是这个程序哪里不对,可是他看了很多遍香港的那种绑架案,随着步骤严格的实行,一点都没有错。

“明天中午之前准备好,我会再给你打电话。”绑匪用力的挂断了电话,心里却有点不安。

“被绑架?”白璐雅嗤笑了一下,然后托腮想了一下“那我祝贺你们成功好了, 最好让白笙黎永远都不要回来,这样的话,她手里的股份和公司可都是我的了。”说着她笑了起来“你们最好一点耐心都没有,而我就是耐心多。”

白璐雅很快就吩咐她的助手时刻的关注绑匪的电话,然后对外封闭了这个消息。

又冷又饿,白笙黎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有点脱力了。

不安的动了动身体,有脚步声。

重复恢复光明的时候,白笙黎很是不适应的闭了闭眼睛。

一个人凑了过来,然后扔下了一个饭盒“快点吃吧。”

白笙黎环顾了四周,这是一个阴暗的小房子,不过二十平,除门口处有光亮,其他的位置都是昏暗的。

看白笙黎不动,那人用脚踢了踢她的身子“听到没有,快点吃。”

那人很是不耐烦的看着白笙黎,好似她是一个不祥的人一样。

“你能把我的手给松开吗?”白笙黎有点费力的向后看了看自己被反绑住的双手。

那人低斥了1句,然后低头给她解开了。

此时的白笙黎不修边幅,衣服也都脏乱不堪,披散的头发,完全的遮挡住了她好看的眉眼。

白笙黎低头活动了被捆绑住的手腕,很是酸痛。

一天过去了,绑匪再次给白家打电话,那边的人只是听着,丝毫都没有要交赎金的意思,绑匪有点着急了“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在不准备钱,我就撕票了。”

绑匪有点紧张了,心里想的却是她是不是报警了,他就只是想要钱而已。“不要报警,不然的话,我就真的撕票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白笙黎惊惶的声音出来,白璐雅听着反而笑了起来。

“听到没有,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绑匪还没有说完,白璐雅就挂断了电话。

绑匪低咒了一声。

白笙黎靠着墙壁站着,尽量的缩小自己的身体,可是眼前的人不断的朝着她走过来,眼中都是狠厉。

“你们要甚么,钱吗?我可以给你们的。”白笙黎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什么卡住了,发出来的声音沙哑。

“你给?白家那个臭婊/子,拖着我们兄弟玩是否是?”绑匪啐了一口,不甘的说道。

“现在怎么办?”另一个绑匪当心的问道。

“怎么办?”那人说着上下看着白笙黎,猥琐的笑了起来。

“查到了吗?”温斐然低声问道。

黑色的轿车穿过城市,一行5辆车子,黑亮的颜色,让人感觉到冷硬。

温斐然这几天由于繁忙没有去找白笙黎,而且他被温夫人喊回去教训了一番,看着季敏淑讨好的模样,越发的感觉烦闷了。

没有得到白笙黎的消息,温斐然感觉到不安,这才喊了人过去查探,果然真的失事了。

温斐然眼睛一直看着窗外,车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敢说话。

这是城郊1处民宅,由于计划改造,这里已搬空了,半拆的房屋到处都是,到处都是散落的砖瓦。

温斐然带来的人有条不紊的工作着,温斐然下车以后脸上的表情就狠厉的可怕。

“老大,有人来了。”

“什么人?”

“你们不要过来啊,我真的会杀了她。”绑匪老大一把搂过白笙黎的脖子。

看到人好好的,温斐然脸上的表情松动了一下,然后眼睛毒辣的看着绑匪箍住白笙黎的手。

“放开她。”

“你们退后,退后。”绑匪声音在被拆卸的七七八八的房子很是刺耳。

“笙黎。”穆霖一身狼狈的赶了过来。

看到穆霖,白笙黎的脸上露出了衰弱的笑容。

“你还好吧。”穆霖视野1转“你放开她,要甚么,钱?我可以给你。”

“你们这些有钱人,没有一句话是真的。”绑匪赤红着眼睛大叫“我让你们退后。”

穆霖双手举起,嘴里不停的说着好,眼睛一直看着白笙黎。

温斐然悄悄的朝着自己的人使了眼色。

旁边的黑衣手下,看准时机,一个蹿步就冲了过去,绑匪被撞击到了一边,白笙黎跌倒在地上,有点费力的扶着自己的脖子。

穆霖赶忙的跑了过去,“你没事吧。”

白笙黎一边摆手一边猛烈的咳嗽着。

温斐然冷然的看着两个人,然后看着那边被制服的两个绑匪。

“小心!”穆霖惊骇的喊道,白笙黎感觉自己的身子被猛地抱住,有甚么东西划破空气急速而来,好似时间都被凝固住了, 子弹穿透身体的闷哼让白笙黎心跳一下子骤停。

“穆霖!”白笙黎惊骇的喊道。

他们都没有想到还有一个绑匪,而且他的手里居然有一把土枪。

温斐然脚步停在白笙黎的眼前。

“快点叫救护车啊,穆霖,穆霖。”白笙黎眼睛通红,大珠大珠的眼泪滚落,让她污秽的脸上显现各种班驳的痕迹。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了。

温斐然看着惊慌的白笙黎,为什么还是差了一步。

医院的走廊上,白笙黎牢牢的握住自己的手,不停的搅动着,眼睛不安的看着亮起来的手术室。

送医及时,当时大滩的血迹流出,白笙黎现在还心有余悸。

“他脱离危险了,好好是疗养就可以了。”医生平静的说了几句以后就走了,白笙黎有点怯怯的看着一脸苍白的穆霖。

“白总。”温斐然看着白璐雅。

“温总。”白璐雅不动声色,心下却迟疑了一下。

白璐雅看着远去的温斐然,脸上的表情却很是难看,此人今天是过来正告自己的。白璐雅突然就笑了,看样子她要重新审视一下白笙黎的价值了。

“你怎样起来了?”白笙黎放下手里的保温桶,责怪的看着费力的挣扎的人。

“我都躺了一个月了,也应当起来活动一下了。”穆霖有点无奈的说道。

“你不是一般的受伤,你是中枪了,你知道吗?我当时差点就吓死了。”白笙黎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穆霖笑了起来,然后刮了一下她皱起的眉头。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温斐然站立了很久以后才转身离开,穆霖斜眼看了一下,然后抱怨起来“又要喝啊?”

“这个对你的伤势有好处,而且是我亲手煲的,你敢不喝?”白笙黎正告似得看着穆霖。

穆霖摸摸鼻子,即便是再好吃的东西,一连吃了一个月也受不了啊。不过看着白笙黎,他又笑了,这应该是甜蜜的折磨吧。

这件事情好似就这样结束了,有人心有余悸,有人乐得看好戏,而有人则怨恨不断的扩大。

温斐然看着静静的躺在自己邮箱里的文件,眼睛被电脑反射的灯光衬得幽蓝。

那是1封来自陌生人的文件,时间是两年前,而发件人是佟莹莹,温斐然的电脑最近进行了一次重组,这是他的习惯,技术人员发现了这样一封被删除的邮件。

一字一句的读着邮件的内容,脸色昏暗不明,技术人员忐忑的看着自己的老板,不知道那封邮件有甚么特别的地方。

“能查到有人读过吗?”温斐然低低的说道,周围的温度立刻就着落了好几度。

技术人员哆嗦着看着温斐然,给他展现了读取的时间,然后沉默确当隐形人,老板的**还是越少知道越好。

被温斐然遗落在某一个地方的文件袋被想了起来,但是怎样都找不到了。

“帮我查一下两年前的一次绑架案。”夜色阴森,温斐然坐在黑暗的房间里,只有指间有一些散落的亮光。

虽然已疗养了很久,穆霖的身体还是不怎么好,白笙黎每日悉心照顾,事事都亲力亲为,片刻都不愿意离开。

“你不要忙活了,有护士呢。”穆霖一把拉住要给他打热水的人。

他住的是高级病房,其实什么事情都可以交给护士来的,白笙黎也知道,但是要是不做点甚么,她心里就很不安,毕竟穆霖受伤是自己造成的。

看着一脸愧疚的白笙黎,穆霖叹息了1声,抱过了她的身体“你不要自责,我是心甘情愿的为你做这些事情的。”

白笙黎沉默的听着,她又未尝不知道,身体被慢慢抱紧,白笙黎抬起头看着穆霖。

“我知道,我都知道。”穆霖说着按下了她的头,心里却一阵失落。

在白笙黎告诉他,她要嫁给温斐然的时候,他就明白的,他没有一丝机会了,那个自己从小庇护的人,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了,而自己,只要站在原地好好的看着她,祝愿她就好了。

K市的招标最后以白笙黎的缺席而告一段落,白笙黎看着一脸苦相的手下,扔给他了一个新的项目。

白笙黎看着温斐然的车子,眼底有甚么闪过,然后神色如常的调转了车头。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人,白笙黎很是戒备。

“我想和你好好的谈谈。”温斐然低哑的说道。

“对不起,我很忙。”商场的地下车库,白笙黎从温斐然的身旁绕过去。

用力的甩掉了温斐然抓住自己手段的手,白笙黎脸上越来越阴沉。

一人推着车,1人沉默的随着,这就是现在白笙黎和温斐然。

白笙黎想要说不要一直随着她,话到嘴边就顿住了,他爱跟就跟好了。

周围已有很多人投过来激动的眼神,无疑温斐然的存在感是很强烈的,一身黑色定制西装,高大的身材,冷峻的面容,那种高高在上的倨傲,让经过的小姑娘都忍不住和同伴小声的惊叫。

“伯母,你看那是然吗?”季敏淑咬着嘴里的吸管,瞪着眼睛问道。

“恩?哪里?”温夫人坐在坐位上朝着四周打量。

嘴里的吸管已经被咬的变形了,季敏淑脸上一阵青白,温夫人也看到了温斐然,正要喊住人,就看到了他身后推着车子的人。

“怎么回事。”温斐然低咒。

“伯母,你不要生气,应该是他们两个有事情要谈吧”季敏淑失落的低垂着头。

“斐然。”温夫人拉着季敏淑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

温斐然奇怪的看着温夫人然后把视野落在季敏淑身上。

季敏淑看了温斐然一眼,然后拉住了温夫人的手臂“伯母,我们还是先走吧,你不是要吃周记的营养粥吗?我陪你一起去啊。”她越是这样说,温夫人就越是认为她这是哑忍。

“斐然,你怎么和这个人在一起,放着淑敏不管,反倒和她混在一起,你是怎样想的。”温夫人责怪的看着温斐然“你不记得,这人做了什么有损我们温家的事情了吗?更何况你有了淑敏了,还和她纠缠不清做什么。”

白笙黎一看到温夫人那张高高在上的脸。就感觉心里一阵堵得难受。

“温夫人。正好。那您就请您的儿子以后离我远一点。”白笙黎看着拉着自己的手。笑着看了看温夫人。还有1脸惨白的季敏淑。固然没有疏忽她眼中的怨恨。

车子上的气压很低。温夫人一言不发的坐着。季敏淑当心的看了看温斐然。然后浑身轻颤了一下。

“斐然。你是怎么回事啊。我听说你这一段时间一直都纠缠着那个女人。你告知妈妈是不是是她又回来缠着你了。我就说她不安好心。一心想要做我们温家的媳妇。要不是她。淑敏早就是我的媳妇了。”

“伯母......。”季敏淑低声的喊道。

“你不要给她辩解了。斐然。淑敏哪里不好啊。你们虽然时候分开了一段时间。现在不是好好的了。那个狐狸精。到底是打着甚么主张。”温夫人越说越气。

温斐然听着温夫人对白笙黎的叱骂。脸色黑了几分。“妈。不要这样说她。”

“哟。你还保护她了。她是个甚么东西。也妄想攀上我们温家。我话放在这里了。有我在的一天就不要妄想让她进入我们温家。”温夫人胸口剧烈的起伏。季敏淑乖巧的在一旁安慰着。

温夫人越看越感觉季敏淑才应该是她的儿媳妇。

“不行。你快点选个日子。和淑敏把婚事给办了。然后尽快的给我填一个胖孙子。那样我就满足了。”温夫人干脆的拍板。

季敏淑楞了一下。然后脸渐渐的红了。嗔怪的看着温夫人“伯母......。”

温斐然一直都没有说话。沉默的站着。听到这里眼皮子动了一下。

“然。你累了吗?我给你去放洗澡水。”季敏淑温顺的说道。

温斐然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局促站着的季敏淑。好似在打量着她。又好似在想着甚么。

“伯母说想要出去走一走。我就陪着她去了。没有想到会遇到你们的。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在谈论事情的。我不会在乎的。而且你最爱的人是我不是吗?”季敏淑说着轻轻的坐在了温斐然的旁边。柔柔的笑看着他。

温斐然看着季敏淑。心里的疑惑愈来愈大。他若无其事的看着季敏淑。季敏淑手中的黏腻感变得愈来愈强烈。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以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多陪陪我妈。注意安全。”那些文件。都只是佟莹莹的一面之词。他需要细细的查证。而且季敏淑那末仁慈。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出来。

“我知道了。我给你放点精油在洗澡水里。我刚学了一个推拿的手法。可以让人减缓压力。等下给你试试。”

等到白笙黎想到绑架案的时候。已过去了很久了。而事情很明显被人处理过了。她也查不到什么东西出来。

“美人。可以邀请你一舞吗?”古一帆看着穿着端庄而又不失华丽的白笙黎。她比两年前更加的耀眼了。

“当然。”白笙黎欣然应允。

“美人你这是忘记我了吗?”古一帆故作难过的说道。

白笙黎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古一帆说了一下两年前在酒会上见到她的事情。也就是佟莹莹强拉着她去的那次拍卖会。白笙黎苦笑了一下。那不是好的记忆。

“还有一次在江边。”古一帆意味深长的说道。白笙黎蹙眉思索。然后惊讶的看着古一帆。

“想到了?”古一帆挑眉。

“原来那是你啊。”

“我可是对谁都没有说哦。”古一帆调皮的挤挤眼。这让他英俊的面容很是滑稽。

两个人相谈甚欢。好似有说不完的话题。而且很是有默契。这样的默契让白笙黎很是放松。

离开之前古一帆看着白笙黎“我有点后悔没有早点认识你。”古一帆很是懊恼的看着白笙黎一脸的严肃。

白笙黎怔了一下。然后笑了。她不会去追究这话里的真实性。而她也清楚。对古一帆。就只是一个朋友而已。

而这个朋友在第二天就带来了一个合作项目。

“萤城绿地?”白笙黎诧异的看着这个企划案。不是很明白古一帆的意思。

“这是Z市最新的项目。我想你很需要这样的一个合作项目。”古一帆悠然的说道。

白笙黎沉默。她确切需要。时间是商人的优势也是最致命的缺点。两年的时间说短不短。但是这对于商界来讲已经是巨大的变化了。她需要这样一个项目让自己在全部城市中站稳脚根。

“为什么?”白笙黎可不会认为古一帆是一个好人。实际上他是一个很有手段的商人。而对商人来讲。终究的目的就只是利润。

Z市的人没有不知道温氏的。而有着不相上下实力的古氏集团也是被瞩目的公司。而这两个公司最被世人关注的除了两个人都是身价不菲的商人。而且都长的完全符合所有少女心中对白马王子的空想之外的一个事情就是。两个是死对头。这是公认的事实。

很快白笙黎和古一帆吃饭谈笑的照片就被登到了报纸杂志上。古一帆历来都是这些报纸杂志的宠儿。

“嗯。拍的我没有本人帅气。”古一帆拿着那份杂志看着对面的白笙黎。

“我也感觉是的。估计是角度不好。我感觉你的侧脸最帅。”白笙黎一本正经的说道。而且还用手比画了一下。

“真的?我怎么都没有发现啊。”古一帆甚至还对着一边的玻璃很是认真的看了看。

白笙黎的表情没有收住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古一帆也哈哈笑了起来。好似两个人是说着什么可笑的事情而已。

“你不担心?”古一帆邪气的问道。

“担心什么?”白笙黎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是温斐然的死对头啊。你就不怕我接近你是有甚么目的?”古一帆嘴角的笑未达眼底。

“那又怎样。我和他并没有甚么实质性的关系。只不过就是一张纸而已。”白笙黎挑眉“而且你要是想要对付温斐然。应当要接近的人应该是季敏淑才对吧。”

古一帆想到了那个看似温婉的人。摇头笑了笑。

“古一帆!”温斐然看着杂志上的两个人。比起愤怒更强烈的是暴躁。是不安。古一帆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不过。白笙黎为何会和那个人在一起。

难道她不知道与狼共事的结果很可能会被狼给吞噬了吗?

季敏淑这一段时间想着方法讨好温斐然。不仅是他的起居亲身打理。还尽其所能的和温夫人相处。用以赢得温夫人的欢心。

温斐然看着有点蕉萃的季敏淑。“你不要这样忙活了。让下人做就好了。”

“那怎样行。万一做不好怎么办。你工作了一天都那末累了。当然要在舒适的环境中休息。我没事。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季敏淑渐渐的说道。

温斐然想要说什么。被季敏淑一下子打断“你还有加班吗?我就不打扰你了。”

季敏淑站在房间外面。立刻收起了刚刚的顺从模样。一下子扔掉了手中的抹布。很是嫌弃的看着那个白白的布匹。要不是为了挽回温斐然。她才不会去做这样的粗活。看着自己有点粗糙的手指。季敏淑心里巴不得白笙黎死。

“你想做什么?”温斐然看着端坐着的古一帆。

“真是希奇啊。温总竟然请我喝咖啡。”古一帆奇异的说道。

“离她远一点。”温斐然伏低了身体。正告的意味更浓了。

“如果我说不呢?”古一帆似笑非笑的看着温斐然。

“我不介意让你知道一下温氏的实力。”温斐然眼中闪过凶狠。

“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吗?”古一帆完全不当做一回事。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身高腿长的样子完全可以媲美职业模特。

“不要伤害她。”古一帆踏着温斐然的最后一句话离开了位置。

古一帆坐在车子里有点玩味的想着刚刚温斐然的脸色。然后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温斐然。我真的很想看你一败涂地的模样!”

“温斐然找我了。“古一帆认真的看着白笙黎的表情。

白笙黎动作一顿。然后恢复如常。

“你就不好奇他说了什么?”古一帆惊讶的问道。

“你难道不会说吗?”白笙黎似笑非笑的看着古一帆。

“真是没劲。和你对敌一定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古一帆大笑起来。这个话题就这样被揭了过去。

温斐然这一段时间很是烦闷。季敏淑的态度很好。好的让他乃至怀疑这个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了。

白笙黎依旧不理睬他。好似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一般。这让温斐然心里很是不快。

季敏淑越发的顺从温斐然了。但是却明显的感觉到温斐然越发的冷漠她了。好似随时都要抓不住。她着急人也越发的蕉萃起来。再多的粉都掩盖不住。

温夫人催促让他们结婚的话不停的在她的耳边响起来。季敏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有了主张。

我一心要嫁给男朋友他却要把婚房卖了为了mm猛踩我的底线

viagra的发音

印度神油的使用说明书

西地那非论坛

伟哥吃了多久有效果

猜你喜欢